|
首页  简介  新闻  景点  指南  民俗  英才  游记  美图  文学  书画  视频  问答  租房  
我要发布文章   六安市毛坦厂镇旅游投资开发有限责任公司
 
关键词Tags: 历史文化名镇 古镇 毛坦厂 毛中 明清老街   
您当前位置:古镇毛坦厂 >> 游人游记 >> 浏览文章 您好,欢迎您!今天是:  

东石笋游记

日期:2017/1/17 15:45:11 来源:西祠胡同   【字体:

蜿蜒的小道上两边林荫茂密,树已连成一片,似乎看不到天,显得幽远清凉,我们一行四人在曲径的山谷中,行车由玉琴湖、钓鱼台、瑶池至东石笋,一路领略大美春光。东石笋景区位于六安市毛坦厂镇西侧约十五公里,整个景区位于大别山一山谷,五月的阳光下景区更加秀美,因有一秀峰形似竹笋而得名。同伴说过五个桥便到了,我们人在画中一路欢笑而至。

景区游人如织,我们便随人潮觅景,远远地见一石峰立于峡谷之中,拔地而起,如剑直刺蓝天,在绿荫群竹之中又像一个石笋,我突然领悟了什么叫石笋了,它由两节石柱叠起的,交节处像一个刚出壳的嫩笋,破空而出,挺拔一枝独秀,真不知这惊奇的鬼斧神工是怎生形成。

此次出行由于是节假日,人多喧杂我不大喜欢。行间见山路林荫下有一条无人问津的小径,入口处不大荫蔽幽暗颇为神秘,索性便掀开遮掩的叶子,一个人寻了进去,一路我嗅着各种植物的独有清香,一步一步地走在这条高低不平的小径,脚下是二尺见方凸凹不平的石块,断断续续的枕石向前延伸,显已年代久远失修,山石上爬满了青苔,两边枝叶茂密,翠竹林立,偶有鸟鸣。

这条古道宽窄不等,窄处只能单身缓行,枝叶挡道,幽静好像没有尽头,有时看似没有路,待到眼前拨开枝叶,忽又柳暗花明。一路杳无人迹,很静,静得让人不由放慢脚步不忍惊扰,小道上落满松针和一些不知名的叶子、松果,落叶自然随时间在风化轮回,孕育着土壤里新的生命。

这里空气湿润,温度适宜,植被厚茂,透过丛叶三三两两的如柱霞光显得格外明媚,若古人王维走此幽道,便要修改成“暖阳松间照,清泉石上流”了。我静静的走着,内心隐隐的有一些激动,像在寻找远离已久的童年惊喜,也似乎感到有一种力量带着我向前轻轻的穿越,真的觉得灵魂在放飞,不再为烦杂事物所累,心确实沉静轻松了许多。大自然是最好的良药,我想只有融入到大自然中去,才能聆听到自然,释放青春,才能忘记所有的忙碌喧嚣和烦恼负重,让生命感受到心灵深处的生机。

一路我小心地前行,贪婪地吸着天然氧吧,内心充满喜悦。脚下深谷中山泉水自然涓流,清水白石,暗澄浮世,周围群峰不语,相看不厌,任由我一个闲人怀一颗古意的心,在远久至美的情怀里,共筑着时光。

整个行程不长,约二十分钟后,突然路的尽头我发现远处有一户人家,白墙、青旧的小瓦,依山而建,掩隐在翠竹和苍柏中,山崖壁上有火一样盛开的杜鹃,农舍旁还有一条山泉淙淙作响,便一路寻了过去,四间不大的小屋已人去屋空了,门前杂草丛生,门窗具无,想来主人去时已久,可能因为交通不便另寻繁华存生了,却不知城里人多为寻此幽境而来,享求大美自然生态。

我缓步于山野的废宅前,欢喜不已,周围满眼入帘的青山小溪便如是自家的花园,秀气盎然,紧然是一幅绝妙的水彩画。一直想往生活在这样幽静的环境,建一世外竹园居,在门前筑一石墙,开一柴门,庭院内有花满园的春景。耕一块属于自己的果园,种四季的新鲜,与青青叶子共呼吸,没事给花浇水、除草、种菜,健康而快乐。

前面最好还有一个池塘,喜欢夏荷的高贵和冬荷的残美。找这样一个角落回归自然,放飞心灵,也不让子女负重,那是多么的惬意生活啊,此处不正是我梦里所求吗。我想起板桥先生说过:“宁可食无肉,不可居无竹。”的佳句,骨子里冒一念头想携一人在此终老,如此便不负了这群山翠竹的养生景致。

我念念不舍地在这幽静和谐如世外桃园的美景中,真的如陶渊明所叙桃花源记那样,像一个武陵人进入桃花源,又如苏轼赞庐山云“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这里秀丽自然,原本未去的名山大川却在这里发现,自然原始的原来是这么美。走了半小时,终于我听到人声了,但他们却不知这里有条如此让人忘我的小径。真的大美深山处,炊烟有人家。

回来的途中,一路我很庆幸这意外的收获,我喜欢这条弯曲、高低不平让人留念的小径,那林中小路尽头豁然开朗的农舍。喜欢探索寻境生活中秀丽的意外风景。我想起鲁迅先生说过:世间本无路,走得人多了,便就成了路。人生亦是如此,事业道路千万,选择没有错对,往往攀登的过程便是收获。我想我还会来的,而且等我老了我一定要在一依山傍水的地方建筑竹园居,忙耕四季田园,闲采山珍松果,享受梦寐以求的田园生活。

平凡的生活美自心境的探索,带一颗童心去寻境美便在眼前。  

上一篇:我的眼中你的美 下一篇:没有了
0% (0)
0% (10)

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


东石笋记趣
“安徽的九寨沟”——东石笋
“皖西民间伞艺的活化石”——毛坦厂大红油漆纸伞
皖西纪行之——百年兴衰 毛坦厂老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