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简介  新闻  景点  指南  民俗  英才  游记  美图  文学  书画  视频  问答  租房  
我要发布文章   六安市毛坦厂镇旅游投资开发有限责任公司
 
关键词Tags: 历史文化名镇 毛坦厂 毛中 明清老街 古镇   
您当前位置:古镇毛坦厂 >> 人物英才 >> 浏览文章

流 冰

日期:2014-11-23 13:43:13 来源:本站原创   【字体:

点击浏览下一页
 

生命中最好的馈赠——访六安本土知名作家流冰

快乐生活,快乐读书。在咱们六安文坛上有一位被称作“在流浪中写作”的作家,他在不惑之年回到了故乡六安,少言寡语,笔耕不辍,虽然经历坎坷,但是对于写作他始终不离不弃。带着对文学的挚爱他游走在文字中,并执拗地寻找着属于他的家园,这位作家就是流冰老师。

2011年,流冰老师又出版了新书《何处是家园》。在物质文明发达的今天,当人们的物质生活得到极大满足的同时却越来越感觉到内心的迷茫和缺失,我们的精神家园究竟在哪里?这片心灵的空白究竟如何去填补?记者有幸采访到了流冰老师,希望能够从与流冰老师近距离的谈话中找到答案。

记者:祝贺流冰老师的新书《何处是家园》出版发行,当我刚拿到这本书乍一看书名,心里便产生了疑惑,我特别想问流冰老师您寻找的家园究竟是什么样子呢?

流冰:谢谢!说到家园,人总会有“剪不断理还乱”的感觉,处在这样的一个矛盾重重的物质社会,它带给我们的不仅有情感上的悲哀迷惘,还有灵魂里的左冲右撞。在古典或近代时期,或者说在尼采之前,情况并非如此。这是因为,在那样的时期,人总会拥有一个具有根本精神意义和象征意义的家园,有人评价,就现在的中国,人们的精神面临着沙化,我们的精神家园在失落。我觉得不能以偏概全,有很多人还是很注重精神的,譬如说《何处是家园》我的这本书里写到的许多的人和事。

您突然问到我所追寻的家园究竟是什么样子,我一时回答不上来,这不是概念化的东西,我只能这样回答:我的精神家园很美丽,因为那是我的理想所建!

记者:我知道流冰老师被称作“在流浪中写作的作家”,这样一个称谓是不是与你个人的阅历有关呢?


流冰:当然有关。

这是深圳《打工文学》周刊记者对我的一个专访的标题。我这个人天生不安分,小时候就喜欢跑来跑去,每到吃饭时,我的父母都要从老家毛坦厂的中街喊到下街或上街,好在那时并跑不远,后来就不同了,20多年间我跑过许多地方,但真正的流浪是在两千年后,那年冬季很冷,因事业受挫,一气之下,我像千千万万个打工仔一样,甚至连简单的行囊都没来得及准备,就坐上了一班不知驶向何方的客车,心灰意冷,茫然失措,我所理解的流浪恐怕就是这种对于未来、对于家园无法预知的迷茫,许多年来我走在异乡的路上,始终有那么一种穿越荒原黑夜时的恐惧。不仅仅是身体的流浪吧,其中还包括灵魂,兼顾着文字的漂泊。2008年的春天,我的脑海中越来越清晰地显现出一条河流,实质上她始终在我的血液里日夜流淌不息,回到六安后我的笔下很自然地就流淌出一组诗歌,在我乔迁和新书首发的仪式上,我一点都没犹豫地就选择了这组《淠河行》来作为我感恩的心物献给故土。现在看来,某些事情类似于宿命,这恐怕就属于我们以上说到的精神家园的范畴吧?

记者:我知道流冰老师并没有读过大学,但是如今您却在文坛上取得了不俗的成绩,这与您的持之以恒有很大的关系。我们知道要成为一名好的作家肯定是要博览群书,在书籍中汲取养分,您好像在儿时就偏好文科,也很喜欢看书,能谈谈您的读书经历吗?

流冰:实质上这么多年走过来,我觉得自己收获的并不比大学生接受的教育少。我在初中时就严重偏科,好在我后来从事了体育,否则成绩会一塌糊涂。我在20岁之前的阅读基本上没有选择和取向。80年代,我大哥从部队转业回来,二哥从院校毕业分配进电信系统,我的两个哥哥都是爱书之人,实际上那时我还没有现在的购书能力,是他们的那些书滋养了我的童年和年少时光。记得那时我最喜欢看的是作家刘绍堂的书,我很惊讶他笔下所呈现的乡土之美。我还看过弗洛伊德的《梦的解析》,虽然一知半解,有些书后来丢失了,现在我基本上都在尽可能的情况下补购收藏,不是一个版本,它们列队在我的书橱上,崭新崭新的,我喜欢它们,就像喜欢那些爱我的亲人!

记者:流冰老师平时会经常阅读哪一类书籍呢?

流冰:应该是小说和美文,以及文学刊物,以前长期订阅的刊物有《小说选刊》、《百花园》、《微型小说选刊》等。因为工作关系,近年在看传统文化方面的书,因为之前我不太喜欢传记和史志,所以说,读什么书往往取决于你的需要。

记者:我想起了您说过的一句话“书是要用一辈子去读的”,怎么来理解这句话呢?
  
流冰:朋友在参观我新居时,指着我满架藏书问了我一个问题,他说:“这些书你都读完了吗?”当时我很尴尬,说实在的,有些书确实还没看过,那为什么要买呢?我认为肯定是有阅读理由的。所以我只能这样回答他:“书是要用一辈子的时间去读的,不存在读完或没读完一说。”

古人云:书到用时方恨少,你不可能在短暂的人生中将某些书完全吃透,当你需要它们时,你会重新取出来再读一遍,或者就每个部分展开思考,现在的记忆力不是很好,根本不能像学生那样看过几遍就能将它熟记于心,所以说,我的书,大部分是得用一辈子时间去读的,常读常新,每读一次都有不同以往的阅读感受和收益。

记者:流冰老师的作品并不拘泥于某一种体裁,您写诗歌、写小说还写散文,而在这些当中,您在小说特别是小小说领域的成绩是最为突出的。我们看到面对当今社会快节奏的生活,人们好象更崇尚一种快餐文化,那么小小说是不是会更加契合人们的这种心理需求呢?

流冰:小小说不小,小小说里也有大乾坤。有些人往往很瞧不起它,说小小说是小儿科,实际上,小小说创作相对要严谨得多,因为很段的篇幅,语法、病句、甚至是错别字,一旦有瑕疵一眼就可以看出。好的小小说不光有故事有细节,还有闪烁的思想。现在的生活节奏快了,占有相当大比重的人在工作和生活的面前喘不过气来,而小小说这种文体不需要占用大家过多的时间,工作间隙、公交车上,甚至在卫生间里都可以读上一两篇,而好的小小说作品不是读过就读过了,之后必然会有所思考,这些思考是见缝插针的,不会为你的生活和工作带来负担。

记者:流冰老师是中国教育部“十一五”计划课题特聘作家编委,您的多部作品被收入学生教科书,这个意义应该说是非常深远的。我知道流冰老师的孩子也是一名学生,现在正在读高中,课业压力很大,不知道您平时会不会鼓励孩子进行课外书籍的阅读呢?您会建议学生朋友阅读哪些书籍呢?

流冰:我的孩子才刚上初一,大概我长得显老,感谢您把我看得如此成熟(调侃)?!呵呵。其实,我对我儿子并没有什么特别的阅读要求,我觉得现在的孩子功课那么紧,再责令他去读你所指定的书那太残酷了,当然,我并不反对他去读书,他想读什么就读什么,现在的少儿读物太丰富,并且在内容和思想性上都有编著或专家去把关,在不影响功课的前提下,他只要喜欢读就随它去读好了。

至于建议学生去读哪些书籍?我这里想讲个故事:一位纳粹集中营的幸存者,当上了美国一所中学的校长,每当有新教师来学校报到,他都会递上一封信,信是这样写的:亲爱的老师,我是集中营的生还者,我亲眼看到人类所不应看到的情景:毒气室由学有专长的工程师建造,儿童由学识渊博的医生毒死,婴儿被训练有素的护士杀害,妇女被受过高等教育的战士枪毙。看到这一切,我怀疑,教育究竟是为什么?我的请求是请你们帮助孩子成为具有人性的人,只有在能够使我们的孩子具有人性的情况下,读、写、算的能力才具有价值。

我想:我们的作家,我们的出版商都要围绕着这个核心为孩子们服务,同时我建议孩子们去读充满人性光辉的图书,感恩、宽容、励志、真善美等等,因为,我们这个世界可以没有电灯、电脑、电话和航天技术,但不可以没有人性,如果这个世界人人都失去情感,失去感动,失去感恩,变成冷血动物,即使物质再丰富,科技再发达,也会毫无意义。国内出版社选用我作品的几十套书大部分是编给孩子们看的,遵照导播的要求今天我带来了几本,这些书全国新华书店都有售,感兴趣的小朋友可以直接去购买。

记者:最后想请流冰老师用一两句话来概括您对读书的感悟?

流冰:谈不上什么感悟,我只想说:读些好书有益而无害!同时,我也喜欢爱读书的人!

【链接】流冰:安徽省作家协会会员、安徽省散文家协会理事、中国教育部“十一五”计划课题特聘作家编委。已在国内外数十家期刊发表小说、散文等近千篇。北京.中国微型小说数字航母启动仪式暨微型小说高峰论坛百位签约作家之一;深圳.“打工文学”与“特区一体化”第六届全国打工文学论坛特邀作家。部分作品收入《新课标阅读黑马》、《60位著名作家和青少年共同阅读》、《超阅读中学生典藏》、《最美文》、《名家微型小说精品》、《中国最好的小小说》、《中华人文阅读》等书系及中国教育科学”十一五”教育部规划课题实验教材多种文集。出版有《冷夜暖情》《何处是家园》两部。现为《皖西日报》社文化周刊责任编辑。

来自六安新闻网 记者 赵娜

上一篇:黄锦璧 下一篇:朱志明
0% (0)
0% (10)

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


朱志明
流  冰
黄锦璧
徐修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