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简介  新闻  景点  指南  民俗  英才  游记  美图  文学  书画  视频  问答  租房  
我要发布文章   六安市毛坦厂镇旅游投资开发有限责任公司
 
关键词Tags: 历史文化名镇 毛中 毛坦厂 古镇 明清老街   
您当前位置:古镇毛坦厂 >> 媒体报导 >> 浏览文章

毛坦厂:千年古镇而非“毛毯厂”

日期:2016-7-21 8:27:39 来源:新浪安徽   【字体:

第一次听毛坦厂这个名字,是杨静说的。她那时候正热情于做户外,全省适合徒步的山水,她差不多都走遍了。

 

点击浏览下一页
 

毛坦厂老街上孩童

 

点击浏览下一页
 

毛坦厂老街上的修伞店铺

 

和毛坦厂一起并提的还有一个地方,叫东石笋。那里面好像产结成规则颗粒像水晶一样的石头。

终于到了传说中的毛坦厂。原来是一个千年古镇。而不是生产毛毯的厂。

从柏油路拐进一条小巷,一条老街现在眼前。这样铺着卵石,街两边有着木制门垛,房顶用小瓦盖成或者草顶的老街,我在桐城见过,在亳州也见过,在临涣也见过。

这样的老街至少有上百年的历史,而其中,必有几间房子在一百年左右。如果是砖头房子可能会更远。土坯做墙的房子,一百年以上的少有。

老街上最常见的风光是,每个黑觑觑的木门后,坐着一个白发鸡皮的老人。老人们凹在眼眶内的眼珠,常常是暗淡无神的,那里面常常像一湖水,平静的要命,你走他眼前过,他会扭头过看你一眼,淡淡地,然后转过头,继续做自己的事,或者什么事都没做,就那么雕像一样坐着。

老人是老街的一部分。因为老人多,所以老街一般都很静,少了喧哗。

老人们经历的太多了,从战乱,到一次又一次政治风潮,生活从饥肠欲断到吃饱穿明,世风从朴素无华到如今物欲横流,人情冷暖,如月华过云。老人们是一本厚得读不懂的书啊。所以,每次进一个老街,我都心情复杂,不敢妄语,不敢放肆。

我的祖母,一个在84岁高龄仙逝的农村老太太,她在活着的时候,曾经给我讲过上百条鬼怪故事,她的人生道理,简单到极点:做好人,过安稳日子。她一生性情温和,不争不怒。她也是一本书。

毛坦厂的老街,也似一幅画。本色的木门上,贴着大红的对联,很奇怪,虽然风吹日晒,历时七八个月,这些对联仍然红得耀眼。红对联,是中国乡村的场面,就像写一首艳欲的爱情诗,里面必须有“青鸟”“玫瑰”一样。

 

点击浏览下一页
 

毛坦厂镇一景

 

点击浏览下一页
 

毛坦厂镇

 

老街不直,曲里拐弯。中间的青石板,有些地方,被脚板和车子磨出一条沟。这是年轮的外在表现。

老街上有许多手工不停地手艺人,比如做竹筐的,炸麻花的,打铁的。每个人都凭着自己的手艺,在老街上树下口碑,然后以此赚取生活所需。我很欣赏这样的手艺人。也很想做一个老实巴脚的手艺人。艺不压身,多会几种手艺,就不会饿着。

老街上还有一个建于1958年的大食堂,门锁着,想进去看,弄不开门。旁边一个老人说,里面没什么了,空空的,有啥好看的。

老人们不懂,像我们这群人,对门楣上方刷的“伟大的毛泽东思想万岁”和“毛主席万岁万岁万万岁”都是很感兴趣的呢。我们没经历那个狂热的年代,也不知道那个年代的伤与痛,所以好奇。

现在想想那场狂热的政治,也许像一场时间持续很长的全民行为艺术。但是,许多活生生的人,却被游戏给玩死了。

许多老街和最偏远的老村子里都有这样的一米见方的大美术字,还有主席像。想想,真是很有力量的一件事。执行力强,人们的信仰也强。(文/ 于继勇 摄/ 高松)

上一篇:扑鼻兰草香 生态山村秀——金安区毛坦厂镇东石笋村美好乡村建设见闻 下一篇:没有了
0% (0)
0% (10)

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


时光里的匠人——古镇油纸伞技艺的传承人
大别山有条明清老街(组图)
古建那些事《皖西古居最完整》
徐修生和他的手工油纸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