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简介  新闻  景点  指南  民俗  英才  游记  美图  文学  书画  视频  问答  租房  
我要发布文章   六安市毛坦厂镇旅游投资开发有限责任公司
 
关键词Tags: 历史文化名镇 毛中 毛坦厂 古镇 明清老街   
您当前位置:古镇毛坦厂 >> 文学作品 >> 杂文 >> 浏览文章

古镇沧桑

日期:2016-8-1 9:24:06 来源:鲍传龙的博客   【字体:

太阳西沉已许久,空气中依然流动着蒸人的热毒。独自一人行走在古镇毛坦厂的青石板小径上,心中翻腾着的却是那些剪不断理还乱拂之不去挥之又来的老问题。是啊,时间已经走进了21世纪喧嚣闹腾的天空,可历史的往事就像贪婪的蚕食一样的时不时地折磨着现代人的我们,让我们在衣食丰足的情况下,总是要免不得要去一次次的缅怀那些遥远的历史烟尘风雨。这不,我现在就陷入了一再沉湎历史往事的痛苦中。

小镇的名字很怪,怪到让来此的人都一再狐疑它的名字,在疑云翻腾的诡异之后,总是会切不得要领的猜不准它的真实含义。毛坦厂,一个让无数知道它的人在狐疑满腹之后领略了它的真切含义之后,这不能不让人犹如在这暑热难耐的盛夏像喝下了一杯冰凉透骨的冷饮一样的畅快。

其实,就像现在的许多乡镇街的名字一样,现实中的许多狐疑和猜测往往都是靠不住的。而真正能够使人茅塞顿开的却是湮灭在历史烟尘里旧时代零星凌乱的文献里的只字片语、依然还活在古稀老人脑海里的残缺不全模糊迷离的记忆和突然的地下遗址、遗迹等惊天发掘的显现,以及好古到冥顽不化的有强烈考古癖的学人一而再再而三,乃至无止境的探求,这些就是我们今天之所以还能依然如昨的窥见昨日烽烟、前日烟尘乃至天地玄黄的真正原因所在。而毛坦厂的真切含义也就是在这样一种求证于求实的情况下,最终得到了较为合理得体的洞悉的!

有人说,皋陶时代这里就是其后裔的封邑所在范围。考稽古史,毛坦厂的位置,确在新石器中晚期皋陶后裔分封之地英、六中“六”的范围之内,此说当有一定的道理。此外,当地民间一直就有这样的有趣说法,说是毛坦厂早为毛坦国,其西方五里地平畈为古鲜花国,相传姜子牙随周天子东巡,曾在离此不远的关口处钓过鱼,并留下古钓鱼台、干鱼岭等古遗址。传说虽然无法确证,但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即:在人们依稀清晰的记忆里,建国以来,在毛坦厂几次重要的地下考古发现,所发掘出来的青铜礼器、战国木椁和古砖瓦片等的相继出土,虽曾吸引了无数的眼球和引来许多猜测,但有一点是毋庸置疑的。那就是:毛坦厂的历史源头,最起码也可以追溯到遥远的华夏文明初始时期。可以肯定的说,在秦汉之前的商周时期这里已经就有了先民频仍活跃于此地的坚实证据。

毛坦厂,据先人们的记忆和零星史料文字的记载,起初它的名字最起码有一大摞叠的,但湮于久远历史的烟尘,我们是无法确考的。只是到了距今约有600多年前的元末农民大起义,也就是史家所说的元顺帝至正十一年至至正二十七年(公元1351—1367年)九月中国元朝农民进行反抗并推翻元封建王朝的武装斗争开始,毛坦厂才清晰的在人们的记忆和谈吐中有了确切的名字——“茅滩场”。顾名思义,“茅滩场”也就是茅草遍地横生一滩岗而已,也就是饲养马匹牛羊的好地方!在这块茅草横生的岗滩上,曾经演绎出许多年以后还一直活在人们言谈笑语中那段故事,那段精彩流连的故事是这样——

元末,毛坦厂不仅成了农民义军与元军角力厮杀之地不说,而且还成为农民义军相互争斗的地方。相传:朱元璋与陈友谅为了争夺天下,这里就曾成了两支义军火拼厮杀的战场。说是有一次,朱元璋与陈友谅于此角力相拼,厮杀激烈,胜负难解难分,战斗已到了最后时刻。朱元璋与陈友谅谁也不让谁,死命拼斗,你死我活,两人都志在必得。战鼓阵阵如疾风暴雨,喊声烈烈似雷霆风暴。两人竭尽全力厮杀,你来我往,拼杀不断,汗水淋漓,气喘不已。当二人战至这里的一座无名山岭时,天色已是黎明微露时分。虽说陈友谅败绩已露,可朱元璋怎么的也杀不死他。情急之下,气急败坏的朱元璋不禁勃然大怒,对着已是强弩之末的陈友谅便是一声大吼道——“陈友谅,我为人雄,尔做鬼雄,如何!”此声犹如千钧霹雳突然在半空中轰然炸响,直震得陈友谅肝胆俱裂,面无人色,颓然跌下马来后随即丧命。此时,雄鸡破啼,东方已露白。因为这个缘故,这也就有了毛坦厂所属诸多地名中之一的“鸡鸣岭”的由来。

朱元璋一统天下后,马上得天下的他充分认识到马与国家的重要性。是啊,马不仅与国防关系重大,同时还是人们生产生活的重要工具之一。于是,大明王朝开国伊始,朱元璋便在国内着力推行了此后长达百年之久的“国政”之一“马政”,即:开始在全国各地“水草丰旺之地”大量饲养马匹。安徽是朱皇帝的老家,自然会更是得到皇帝大人的青眼有加。因此,朱元璋对家乡庐州、凤阳等地一带的养马更是格外重视。于是,这便有了史料的那段言之凿凿的记载:明王朝在全国内地设马厂养马计有十四监所,其中在安徽境内有五监三十三群,而六安州境内即有二十四马厂。“茅坦”(毛坦厂历史别名之一,意为“茅草丰美平坦开阔之地”)即属其中之一。由于“马政”的强力推行,从而使得荒无人烟的“茅坦”浴火重生,得以快速发展。至于“毛坦厂”一名,此当是稍后出现的名字称谓,至少也应在明朝万历十二年之后,即公元1584年。关于毛坦厂的“厂”字的含义,毛坦厂民间至今有这样的说法,说是明时称多面无墙的房子叫厂。有学者进而活灵活现地说,“厂”那时指的就是大家小户为饲养牛、马而修建的一种三面或四面无墙的房子。是啊,此时神州已是大明一统天下,朱皇帝坐龙庭,天下由大乱而得到大治,百废俱兴,“茅坦”之茅滩场己成为王朝的养马厂,谐音转字的民间流变漫长过程,这也就有了茅滩场便也就叫毛坦厂的约定俗成了。其实,此说不确,“毛”与“茅”谐音,“坦”乃“宽而平”之意,这二字均为谐音而转;“场”有“平坦的空地”、“处所,能适应某种需要的较大地方”等意思。“厂”与“场”谐音而转之外,“厂”又有“场”的讹变成分在内。从字义来看,“厂”(chǎng)的义项似乎与毛坦厂关联不大,而它的另一个读音则是“hàn”,即与“汗”同音,字义是“山边岩石突出覆盖处,人可居住的地方”。这是“厂”(hàn)的确切本意,只符合毛坦厂山貌地形特点之一。若以此,则“厂”就得读作(hàn ),而民间却偏偏读为“厂(chǎng)。这难道就像六安一带的人读“郝(hǎo)”为“合(hé)”、读“匡”(kuāng)为(qiāng)等姓氏读音特殊现象一样?其实不然,这从而说明了一个事实,那就是随着历史的变迁和时间的流逝,“厂”实乃“场”,除谐音而转外,字形的讹变这一事实也当确属无疑。其中的详细进展与变故缘由,颇为复杂,恐怕作为后来者的我们,那就谁也就无法说得清楚了。

逃难的乡人纷纷返归故里,皖南和其他处地区的商帮陆续络绎不绝的来到了这里。乡民们利用当地茂盛的水草,为朝廷喂养军马,以代税粮;商人们运出运进,交易有无,坐店经商。这使得战后荒凉的毛坦厂一带又渐渐地繁荣了起来。至于那时,毛坦厂到底养了多少匹的马?现已无法确考。但一位乡贤在漫天夕阳的红晕里,指着眼前远远近近的山水路桥,曾这样踌躇满志地对我说——你看,这镇区内的“白马尖”、“驻马冲”、“走马岗”、“饮马塘”、“上马石”、“马岭”、“马道子”、“马栏口”、“走马埂”、“马栅寺”和“养马冲”等众多与“马”有关的地名之所以流传至今,那就是大明王朝在此地实行马政所留下的历史遗迹哩!闭目遐思,可以想见,当时此地的养马业是多么的兴旺与发达了!有这样一则在毛坦厂流传至今家喻户晓的传说故事即可以从另一个侧面佐证当时此地养马的炙手可热。公元1356年,朱元璋攻下集庆(南京),建立大明王朝,为彻底消灭北方的元朝骑兵,统一天下,遂命凤阳、庐州等六府农民养马援军,以代税粮。此时毛坦厂一批善于钻营的人,大胆圈地,饲养战马,从而出现了一批暴发户。家住毛坦厂方大楼的皇家解官方天锡,就是用他搜刮和贪污来的钱财,大肆占地养马讨好皇家,由此而发了大财。民间有这样说法,家有万金的方天锡曾这样地夸下海口,说是他方家富甲天下,富到可以从毛坦厂直达六安州,他的脚从不会踏到别人家的土地。有次,方天赐看中抱儿岭陈二罩子家的那块地,想要买过去。可这个陈二罩子忒拧,至死不将土地出卖与他。于是,方天赐就只得花重金叫人开凿一条石槽沟绕过陈二罩子的那块地再通往六安。此沟至今尚存。由此,可以想见方天赐得“马政”养马的便宜有多大了!更有趣的是,毛坦厂人至今还坚信着这样一个事实:因“马政”养马疗马而写出兽医学世界最早疗马书——《疗马经》,从而成为世界兽医学医圣的喻本元、喻本亨二兄弟,他兄弟俩就是以毛坦厂为中心的六安南乡人。

毛坦厂的许多传说都在有力地证实着这样一个曾经的历史事实:明朝实施“马政”促进了当地的发展,确实给毛坦厂地方带来了前所未有的繁荣。铁桂湾的铁桂兰(小兰花)名扬遐迩,产自本地黄大茶销量激增,名扬大江南北。这在刊于明万历三十五年(公元1607年)的明·许次纾《茶疏》一书中也有相应记述。当时毛坦厂的茶商富足大度。一则传说便可窥见其历史风采不说,同时还牵涉出毛坦厂由茶交易而兴盛的私盐贸易的兴起。民间传说:富足的毛坦厂茶商推茶篓千车去济南府交易,途中突遇黄河缺口。于是,大度的毛坦厂茶商毫不犹豫地连车带茶一起推向黄河,堵住缺口,使万众百姓得以免去黄水之患的灾难,由此,毛坦厂茶商受到皇上召见。皇上大加褒扬毛坦厂茶商的义举,意欲封官加爵。闻此,毛坦厂众茶商一齐跪地高呼:“小民不求做官,只求皇上应允毛坦厂不吃官盐吃私盐即可(官盐征税价高) ”。皇帝照允。由此,毛坦厂又成了私盐的集贸中心,这种情况一直延续到清初才又交盐税。就这样,毛坦厂的盐业中心地位一直延续至新中国成立。毛坦厂至今依然是“十八根柱子老街石墙”,地平终年潮湿,据说这就是一直以来长期堆盐所致。

马、茶、盐、农、商五业大发展,原来的老“鲜花府”的地域显然就不够用了。于是,就又有了大户方天赐等人的纷纷来现今镇区所在地区域的大兴土木。又于是,历经数年乃至数十年,也就有了毛坦厂上、中、下三条大街主街架构的出现,其后便初步形成了“三街(上、中、下)拱一府”(方府)的古镇建筑格局,并陆续兴建了南门、北门和大西门三大闸门,花院墙、五显庙、观音堂等古老建筑也相继落成。毛坦厂老街十八根柱子的那段风韵别致的出廊,据说也是那时所修建的。

历史的脚步,步履蹒跚地走入了清代。由于清政府推行以茶换军马的“茶马政策”,刺激着精明有心的毛坦厂人。于是,在巨大的商机的诱惑下,毛坦厂的马、茶、盐、农、商五业得到了迅速发展。此时,小小的毛坦厂俨然成为声震大江南北著名的商贸集散地之一。值得特别一提的是,真正给毛坦厂带来巨大变化的应该是那个生于六南山王河(今属东河口)、后定居于毛坦厂的清代显宦凃宗瀛。正是在他的引领下,毛坦厂才又有了前所未有的拓展与延伸,才初步形成了历史曾经拥有与今天依稀可见其貌的古色古香的毛坦厂古镇建筑风格与街市格局。涂宗瀛(公元1812——1894年),字海三,号朗轩,清道光二十四年(公元1844)甲辰科举人。历任江苏江宁府知府、苏松泰兵备道、苏松泰按察史司按察史、湖广总督、例领兵部尚书等职,晚年辞官,居燕山寨读书养闲,自号为“ 燕山居士”。后冤狱昭雪,被清廷“特赠振威将军、光禄大夫、准建光禄公祠”之特殊待遇。接到圣旨后,凃宗瀛即开始于光绪十二年(公元1886)在毛坦厂动工兴建祠堂,并于三年后竣工。这样,凃宗瀛除去在老家山王河修了条石路,架了一条连通六安、霍山两县的石拱桥之外,在毛坦厂就单独修建了镇南涂氏家庙一座,在毛坦厂中街新建了自己的庄园和涂氏公馆一处,还在英山与六安交界之处修了一座宝龄桥,在大龙岗至小龙岗又修了一条石子路。老人们有神有色活灵活现地向我描述着这位达官贵人曾经的矫情与显摆,说是凃宗瀛为了在毛坦厂建豪宅、修家祠,当年家世显赫的他就常年使用五只大木船往来于大江南北,承运江南清一色的上乘石材,用于建房、刻碑、造墓、制棺材等。由于凃宗瀛晚年在毛坦厂的大兴土木,相继兴建了气势恢宏、堪称极品的“涂氏家庙’、”“涂氏公馆”。在建筑规模、样式、用料上,涂宗瀛样样领先。于是,当时的毛坦厂就曾经出现了各大户竞相攀比建房修宅的旺盛现象,这客观上带来了毛坦厂建筑史上空前未有的大繁荣。由于,凃宗瀛选用的建材都是堪称一流人称“下江官石”的江南青一色上等石材。于是,一人带头,众人竞相仿效,一时竟带来了毛坦厂小镇空前绝有的巨变。这种来自“下江官石”的石条、石坊、石碑、石门、石龙、石凤、石圣旨,至今还裸露在毛坦厂的街心地面,几乎随处可见。就这样的,到了清咸丰至光绪年间(公元1851—1908),毛坦厂已形成了颇具规模的“七街”、“六邦”、“四大家族”的特有建筑格局和精巧别致的街巷布局。这“七街”即:上街、中街、下街、侉子街、南京街、油坊街、牌坊街,外加东、西、南、北四大闸门,并建万年古戏台一座,功德节孝坊三处,全是上乘石条垒砌筑成。这“六邦”是:六邑邦、旌德邦、河南邦、湖北邦、南京邦、庐阳邦。而那“四大家族”,即是指毛坦厂当地的名门望族方、黄、刘、蔡四大家族。此时的毛坦厂,汉、回、满三个民族杂居于此,呈现出前所未有的辉煌。此间著名茶行就达数十家。曾经名声赫赫的何世义茶行、黄泰来茶行的旧址及门牌等至今尚存于古镇的风姿秀色中,乡人们娓娓道来地叙述毛坦厂古镇光彩靓丽的历史曾经。至此,毛坦厂数里老街早已连为一体,其工艺之精,规模之大,令人叹为观止。此时老街两边的屋宇多前为商铺门面,后为居家闺室,大驮小重梁阁楼,青砖灰瓦白墙,天井院,封火山。是啊,时至今日,毛坦厂古镇的那份独特依然如昨,古镇街心青石板上深深的轮沟印记辉映着曾经的历史记忆,错落有致的鹅卵石街面徜徉着昔日依稀的辉煌,浓浓古韵中难掩自己的那份独特清秀,这是皖南徽派风格与皖西特色相结合的成功建筑典范。

值得一提的是:从辛亥革命到新中国建立,毛坦厂还是著名的“革命运动发生地”之一。在毛坦厂地区曾经发生过的大小战争和革命事件,有史可查的史料记载就多达上百次之多!尤为值得一提的是,这里还曾经是刘邓大军千里挺进大别山张家店战役首战告捷的地方。1947年8月,刘邓大军千里挺进大别山,拉开了全国战略反攻的序幕。同年10月7、8、9日,司令员陈锡联将军坐阵涂公祠三天三夜,运筹帷幄,决胜千里,张家店战役捷报频传。

新中国成立后,几番风雨,几度春秋,几经磨难,神州大地虽各种“运动”不断,但毛坦厂因其地理位的独特、乡风人情的淳朴等因素,古镇在历史的风雨和时代的沧桑中,始终平静地端详着世事变幻于处事不惊中,虽也受到一定的影响,但遭受破坏的程度相对不大。古镇依然,人居依然,唯一可叹是发展缓慢,但却也依然如小家碧玉藏身于大千世界一般而独呈一枝独秀之色。所以,即使是在“文革”的旷世躁动中,这里也曾经迎来了胡苏明等革命家的隐身避世,流觞着韩美林等大艺术家的泼墨写意,至今毛坦厂人家还口耳相传着老革命家的精彩故事,许多人家还保留着大艺术家的艺术珍品。毛坦厂明清老街还曾相继成为广州《海城疑案》剧组,省内《漂泊者》、《独占花魁》剧组的拍摄基地。是啊,这是一个历史悠久文化底蕴丰厚的皖西古镇,这是一个文化品位极高风韵纯美独特的中国历史文化名镇!

清凉的山风穿过古镇街心甬道徐徐吹来,将我从烟波浩茫的历史记忆里唤醒了过来。此时的古镇不知何时早已沉静在深深而无边的夜色之中了!此刻,万家灯火鳞次栉比地辉映着这条玲珑秀色古色古香的明清老街,历史铺就的这条青石板街心小径在月色与灯光的衬映下,清晰而又修长的身影正默默地伸向我眼前的远方,向我默默展示着这里曾经的历史倩影和现今依旧别致的风姿韵致。古镇的夜市,此时正以铺天盖地之势在宁静而又灯火闪耀中静谧的夜色里悄无声息地延伸铺展开来,老街依旧并超越着历史的曾经,静谧地向着世人展示出它曾经有过的风采亮色。是啊,现今的毛坦厂,它早已今非昔比,令人骄傲。现今的它早已跻身中国历史文化名镇之列,并已被列为省级中心镇。在这个总面积已达59.6平方公里、辖有7个村1个街道、总人口已达35096人的古老而又新型的历史名镇里,仅镇街区人口就已达到22000人。毛坦厂现今的新老街镇区建设成就辉煌,镇区面积不断拓展延伸,镇区总面积3.5平方公里,新修的105国道、六毛县道穿镇而过。境内有著名的风景名胜区东石笋、省示范高中毛坦厂中学、省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明清重点古建筑。可谓是深山夜明珠,红土一奇葩!

吹佛着清凉的山风,望着夜色下的无边的商机和满目勃勃的生机,想着毛坦厂曾经的历史风采、今天的成功超越和无限美好的未来。于是,伫立在街心望风景的我不禁轻轻地笑出声来……

上一篇:元亨广场“时光长廊”撰稿雕刻文字 下一篇:没有了
0% (0)
0% (10)

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


郝家的屋檐  高过天堂——观2013安徽省新剧目展演多场次现代庐剧《信义人家》